文章查看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场直播 >
直播利用了人性就是为了钱?
* 来源 :http://www.tajkd.com * 发表时间 : 2017-10-09 19:28 * 浏览 :

  张文明:我们的成本一个是主播的签约费,另外一个是带宽成本,这两块是比较高的。但是直播的收入也是比较可观的,我前段时间看过行业的报告,今年整个直播行业的收入可以到400多亿,预计明年是1000亿,今年直播的收入已经可以和电影票房持平了,明年肯定能超过电影票房的收入,直播也常大的产业。也是前一段时间很多的文章夸大了多么能烧钱什么的,但是大家都没有注意到其实每个直播平台都在闷生发大财。

  雷涛:其实从业务上来讲,直播本身是挣钱的,所以其实谈不上烧钱这件事。因为直播刚才张总也讲了,直播是离钱最近的一种类型的产品,用户会在直播里面直接付费,所以单从业务上来讲,直播常好的盈利模式的,这也是很多,不管是创业公司或者是成熟产品投入到直播行业里面来的最主要原因。

  张文明:说到监管问题,今年不断地新闻,其实斗鱼最早成立之初就有审核团队在里面不断地审核监管内容,到目前为止我们的监管团队有300多人,整整一层楼的人,他们24小时不停倒班,就是盯着网上的内容去看的。平台上的主播就像新浪微博一样,你跑新浪上注册一个账号就可以发微博,直播平台也是一样,都是注册的模式,跟主播之间并没有和公司和员工之间的关系,都常的关系,这也导致直播平台对主播非常难管控,因为他是一个人,他想干吗就干吗,而且数量又这么多,确实非常麻烦的一件事情。但直播的监管其实要比大家想象的要简单得多,而且直播有他的特点,他们想快进,想节奏很慢。其实这常非常简单的事情。

  第二点,直播有垂直化发展的趋势,过去有很多垂直类的产品,它没有办法变现或者说它的商业模式不是那么明显,但是通过直播这样功能的引入变得有很好的盈利模式,比如说今年有一个收入非常高的公司,就是陌陌,他也是找到了很好的商业模式,这也是BAT进入的。所以在直播行业,我想恰恰是BAT很难触及得到,对于普通的创业者或者已经有成熟模式的公司来讲,它的发展应该会有更广阔的前景。

  而且,这些游戏主播他本身能给你创造很多优质的直播内容,他本身也常大的IP的概念,所以他本身是有用户和内容价值的,而且对用户的黏性也非常大,签下他是不亏的。另外,由于平台之间的,游戏平台从2015年到2016年也是有激烈的竞争,现在大家逐渐冷静下来了,游戏主播的身价也是在慢慢下降。

  雷涛:其实对于直播这个行业来讲,我想它恰好是一个BAT很难进入的这样一个领域,因为直播发展现在有两个很明显的趋势,首先直播会成为标配,所有的产品,所有的内容平台其实都有往直播平台发展的可能性,这就意味着有非常多的机会能够在这里面去探索、去发展,这个一定是BAT这样的巨头很注得到的。

  张文明: BAT如果想做什么事情,在互联网不是个非常的话题,BAT最明显的就是怕抄袭,一抄就死,不是所有的领域都是这样的。你像前几天闹得沸沸扬扬的支付宝做校园日记,人皆知,马云一直想做社交,但一直碰得,像百度也做过社交,也死掉了,腾讯也做过拍拍,想抢电商的饭碗,最后也没抢成,最后是入股,为了在电商这块站住阵脚,后来是入股了京东,所以打铁还是要自身硬。尤其是直播这个产品,它是靠内容的,是一个强运营的项目,不是说BAT做出直播工具来,就会马上有用户在看,这是一个强运营的项目,没有一个特别简单的模式,需要一个团队耐心去用时间打磨。

  林彦廷: BAT基因不一样,BAT从来没有在企业级服务市场里面占住它的,当然如果它toC类,比如泛娱乐类或者其他类做得好也没有必要切入toB,to B是苦活、累活,而且to C靠低价、补贴、免费这种玩法,一些成熟玩儿在to B里面不成立,因为企业市场里免费意味着免责,没有人敢用免费的产品做企业服务平台的。钉钉在目前的势头很好,它的未来会是什么样还不知道,我不敢说它是我们能够看到的一个完整的成熟模型,我们只能说它目前做得不错。

  宿华:世界很大,有很多事情可以做。我们认为短视频也好,直播也好,它是一个内容承载的形态,你的行业是你的公司定位决定的。比如说大家所有产品都会有文字,我们今天不会说文字是一个行业,所有的产品都有图片,大家不会说图片是一个行业,因为不管文字也好,图片也好,短视频也好,直播也好,都是信息的承载方式。

  BAT会切入整个产业链当中最底层的部分,比如在六年前我们刚开始切入这个领域做直播的时候,包括CDN,包括云端的存储,其实都不对直播产生直接的技术支持。但是现在整个产业链逐渐在形成各个层面都会有大佬或者中小佬的进入,在视频核心的推拉流上直播会提供底层的云端技术,但是它不可能在这个平台,整个产业链中既做裁判员又做运动员,因为你一旦提供了底层,其实你服务的对象他们在各个不同的领域,你再切入进去,你是跟他们在做竞争,他们现在在做的是一些底层的,视频最核心的推拉流的布局,

  在2016(第十五届)中国企业年会上,几位明星直播公司的老大共同探讨了这些问题,听一下他们对直播领域存在的问题如何解答。

  张宏涛:其实直播不是一个行业,首先直播是一个工具,通过这个工具是可以去做很多行业,其实任何一个行业都有可能使用直播这个工具,另一方面,我们要去做直播的内容,从直播的内容上来看,我们又去划分最底层的就是秀场的内容,再往上会做一些有干货更加干练的内容,更加有价值的内容。所以实际上从这个角度上去看,直播本身是一个普遍性的工具,在任何一个行业里,所以你会看到,每一家对直播的理解都不一样,它其实只是一个工具而已,所以很难说直播是一个单纯的行业。

  一下科技有限公司联合创始人雷涛:其实简单来讲手机直播为用户,尤其是那些拥有庞大网络资产的用户提供了一种新的变现方式,现在通过直播的方式,可以立即把百万粉丝进行变现,另外,对于有知识、有文化的垂直类专家来讲,用的是知识和文化来吸引的。还有营销专家可能用忽悠来吸引,他们的获利方式有可能通过打赏,也有可能通过付费,甚至通过直播电商的方式去完成资产变现,但是核心来讲,我觉得是资产变现这四个字。

  我不觉得大家都做了直播就很冲突或者害怕BAT什么的,大家都可以做,未来所有产品都应该有直播的功能,都应该有短视频的形态。(主持人:BAT找过您吗?)我每年都跟大家聊一圈。(主持人:所以您现在还没接受,是在犹豫什么呢?)这个不方便说,抱歉。

  林彦廷:做企业服务,我们刚开始做的时候第一天就有收入,因为是做服务的,企业客户一定是为此买单的,企业服务不挣钱一定是有问题的,说明产品是没有价值的,跟toC的逻辑不一样。to C的泛娱乐的移动视频直播,一大部分是带宽流量、直播签约等等费用,我们这方面不存在,因为我们不为它烧流量,也没有签约主播,这是toB的企业直播SaaS平台或者我们提供PaaS模式不一样的,所以不存在烧钱的情况。

  微吼时代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林彦廷:这个服务形式很多年前就已经有了,大概十几年前,在美国网络研讨会上就开始采用网络直播方式了,在国外有工作学习经历的,经常发来邮件,美东时间什么时候,就可以参加美国在线的活动。为什么企业会用直播?我们认为直播解决了企业最核心的刚性需求,就是开源,就是Marketing,市场营销。因为中国一年线亿人次,企业为此支付的是6000亿,为每个来到现场的人平均支付1000元,除了的活动,人们接触各种信息方式也越来越多了。

  斗鱼直播联合创始人兼联席CEO张文明认为,有,动不动就说游戏主播的身价很高,说1个亿签的某个游戏主播之类的,其实这个水分很大,你最起码可以在后面去掉一个0。就算去掉一个0也挺多的,但是你要考虑到他的价值。其实花钱的人也是的,因为花钱是可以带来回报的。主播有很大的粉丝效应,很多游戏主播在新浪微博上的关注数都是超过100万的,他是自带用户的,你把这个主播签下来,他能给你带来很多用户。

  张文明:与人性,说白了就是指的秀场直播的打赏,我就想补充一下,直播是分很多品类的,不仅仅只有秀场,我们自己内部讨论直播内容的时候也说,我们把直播分成两类,一种有内容的直播,一种无内容的直播。人性并不是一定以非常暧昧的,真正有才华的还是被发掘出来的。除了内容之外,现在的直播也非常复杂,包括还有很多出于社交需求的直播,还有为了就是解解闷什么的。

  张宏涛:我们整个体系里面不用烧钱了,因为背后有一个亲爹嘛,就不用烧钱了。其实背后我们有一个完整的流量平台和粉丝的关系社区平台,这样的话,其实在直播行业,如果去做文化娱乐,其实目前最大的成本其实是流量成本,所以我们把最重要的流量成本节省掉,我们集团目前还是一个变现流为集团挣钱的。

  雷涛:关于监管这件事情,我想对我们来讲,其实首先我们常欢迎的,因为我们知道直播市场这么多年,十多年,直到去年它才变成中性的名词,网络主播,之前说自己是做网络主播都有点小姐的感觉,直播发展到今天变成中性甚至是偏褒义的一个词常不容易的,这个好的市场其实非常来之不易,我们也特别希望我们所有的竞争对手同行都能够把这个管控真正做到位,能够让我们的用户说起自己在做直播或者看直播的时候觉得自豪,而不是觉得羞耻,我想这是整个大上我们真的常希望能够这样的。

  宿华:因为快手的花消不光是在直播上,我们的主体是录播的短视频,整个带宽费用还是比较贵的,公司的主要开销都在带宽。我不管公司缺不缺钱每年都会融一次资。

  林彦廷:我挺喜欢这种荷尔蒙激荡的产品,包括从六间房、YY我们一看过来,我们自己做不了这件事,我们关注于做to B的事,颜值也有很高的,一般都是有高技能的,做民族乐器的培训,讲的,讲国学的,讲什么的都有,像投资理财的,也都在这个平台赚了很多钱,但是与荷尔蒙无关,与技能相关。

  来疯直播总裁张宏涛:直播确实是利用了人性,不管是屌丝用户还是土豪用户其他的,实际上就是心,这和人性是有关的,人生下来就存在着。直播是在一个荷尔蒙的刺激下激发了人的竞争力而已。我们在现实生活中,还是有各种社会角色在平衡者,所以很多人都显得很装,端着。但是在虚拟世界里,你会发现你真要花了钱能得到帝王般的感受,一群小马仔前呼后拥,那种感受真的是你在现实生活中永远得不到的,你去也得不到。所以其实很多人就想,为什么在虚拟世界中他花几十万或者花几千万的多了,为什么会是这样?这个跟没关系,是人性,得到心的满足感是在现实生活中真的得不到的。

  快手创始人宿华宿华:平台有平台的主体责任,不管来这儿做直播的人是主播的身份,通过签约的或者工会签约的,或者没有签约普通网友的身份,但是对于提供直播功能的平台来讲都是有责任的,无论如何你是一个公司,你影响了那么多的人,你有主体责任,有社会责任。

  张宏涛:我想表达的第一个观点,其实监管的事和企业的利益是一致的,其实甭管是直播平台还是做秀场的运营也罢,还是要做更好的内容升级,其实你会发现低俗其实并不能给你带来利益,所以实际上我们对的监管是抱着非常积极的态度,我们对的定位是叫合作伙伴,不是监管人。所以实际上我们在和的对接上,我们常主动地把违规的主播的信息同步到门的,有了监管之后,实际上是把那些从事不良的运营平台排除在市场之外了,实际上是帮助我们来净化这个市场。所以我们对的监管是抱着非常宽容和拥抱的态度。

  自左至右分别是:来疯直播总裁张宏涛,微吼时代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林彦廷,一下科技有限公司联合创始人雷涛

  2016年,直播吸引海量资本投入,成的互联网新“风口”,2016年也被称为直播元年。上百家直播平台相互竞争,催热了网红经济,也意味着直播时代到来。与此同时,直播平台数据造假等丑闻也层出不穷,监管政策越来越严格。直播市场如何规范赢得健康发展?能否避免陷入烧钱培育市场的无底洞?直播平台如何找到盈利模式?谁能在惨烈的竞争中活下来?

上一篇:国家体育总局体育彩票管理中心 下一篇:没有了